Tuesday, 26 December 2017

十月革命百年-中国梦遭遇苏俄乌托邦和美国梦



十月下旬,中共占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称最高国家权力机构开会和办公场所的人民大会堂,召开十九大,继续显示党高于国的党天下,对全能主席习近平的继续加冕,再次完成了党天下的个人集权过程。117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国家博物馆纪念十月革命百年联展。118日到10日,习近平在紫禁城为为川普访华举行帝国盛典。不足一个月,天安门1.5平方公里的地域,中国梦遭遇苏联乌托邦和美国梦。

十月革命的百年乌托邦,与中共的成立、夺取大陆政权、建立集权都密切相关。中国国家博物馆纪念十月革命百年展品包括与十月革命有关的实物,领袖的衣饰和用品,苏联时代钦定的共和国功勋艺术家制造的领袖标准肖像。当然有争议的作品不在展览之列。

与乌托邦混合的恶托邦在苏联早期的绘画中已有体现。富有想象力的作品是库兹马·彼得罗夫·沃德金的油画《列宁棺旁》和格奥尔吉·鲁布廖夫油画《约瑟夫·斯大林肖像》。像许多宗教绘画中的耶稣和信徒,《列宁棺旁》画中的列宁充满超自然的神性光芒,他被虔诚的朝拜者环绕,对比与现在仍在红场躺在玻璃棺中供人瞻仰的列宁遗体与观者,令人联想从乌托邦转为偶像崇拜和借尸还魂的恶托邦
                         油画 1  库兹马·彼得罗夫·沃德金 :《列宁棺旁》1924


                         油画 2 格奥尔吉·鲁布廖夫: 《约瑟夫·斯大林肖像》 1936

《约瑟夫·斯大林肖像》更具丰富意涵,画面中的斯大林坐在红色背景下镶有银白色藤条座椅上,手持《真理报》,一只狗匍匐伸展在他的脚下,红色和银白色混合,迷乱和血腥。鲁布廖夫的这幅画创作于1936年,正值斯大林大清洗的恐怖时代。鲁布廖夫在世时从未公开展览过这幅油画,可能担心富有表现的风格被解读为反讽现代沙皇大权在握的骄横和自得,自己消失于古拉格之中

神化列宁和斯大林的正统作品在大范围代替了传统俄罗斯社会中基督教神像的作用,民间供奉神像转为供奉领袖标准肖像最早的中华苏维埃也全面复制苏联,货币使用列宁肖像,中共政党的组织结构、军队的建立、意识形态垄断、秘密工作、对社会的动员和控制,异己的清洗,无一不与时具进仿照斯大林的恶托邦。苏联既是中共干部和专业人员的培训基地,也是中共高干及家人的海外医院和疗养院,苏联恶托邦的特权和等级制度也成为中共的样本。

中共在夺取政权后 继续以苏为师,反对传统宗教,宣传无神论,然而党主宗教和领袖崇拜成为现代宗教。泽东更超越斯大林神化袖的模,神化的袖象征着绝对和唯一的威,占据公共域和侵入私人空,代替了所有民信仰并统领世俗生活。袖的偶像崇拜断了大众视觉视觉为垄断思想的一部分。讽领袖或污损领袖画像的禁忌和惩罚纳入了恶托邦的法典。

中共政治和经济模式也主要模仿苏联斯大林时代,发动的运动及后果都类似,镇反和肃反、土改和农业集体化、反右、赶超英美快速工业化的大跃进和大饥荒。随后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竞赛输出革命,争夺国际共运领袖的地位,中苏论战和恶交,毛泽东发动反修防修,清除异己,指定林彪作为接班人,试图通过文革建立超越马恩列斯的毛托邦。在林彪事件之后,毛托邦加速在美苏帝国之间寻找平衡,建立另一超霸帝国,几年后毛泽东死亡,社会从毛托邦中大梦微醒,遭遇美国梦。

苏联和中国实际实施的是更高效的资本主义,这是和纳粹来自同一本源的集权国家,使用社会主义旗号,比国家资本主义更集权,国际主义和沙文主义服务于集权和霸权,建构帝国。苏共和中共对资本主义的批评、羡慕、模仿和竞争,使其变成更高效和更非人的资本主义。党国创造无所不能统领资本的内部集权市场,领袖是一言九鼎的独裁者和资本家,享有最高权力和最大特权,使用等级制度和官僚机制控制社会,同时以反特权、反官僚、反腐败为名,清除异己。

邓小平修补毛托邦,靠拢美国梦的第一个步骤是出兵越南,从毛托邦支持同志加兄弟的越共反抗美国和进攻南越,迅速做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军事侵入同一意识形态的一党专制国家。随后中国赢得了加入美国阵营和全球资本体系的入场劵。由苏联乌托邦与中国传统专制结合的中共集权,遭遇美国梦后,改造国家垄断资本使其建构为新集权,以适应全球资本市场。

拥抱美国梦,中共高干及家人将美国作为主要的财富转移地点。中共官员成为美国人之父,权力斗争或被清洗的失败方,将美国作为首选逃亡地。中国国有企业或与中共有关的权贵公司在美国投资地产和金融行业、收购技术行业,获取军事技术,官产学媒的专业运作,使用摧毁生态的原料和廉价劳工产品创造资本供应链,资本和权力密切合作,使美帝国和新集权中国难舍难分。

1989年民主运动被镇压和苏联解体,使中共专制意识快速衰落。中共在境内以维稳维持一党专制,以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的小康和富强的中华民族主义修补衰落的意识形态。中共也仿照解体后的俄罗斯,如同彼得罗夫·沃德金的油画《幻想》,马向前疾驰,骑马人转身向后寻找,于是俄国复活了宗教和洗白了沙皇,中共防止意识形态衰败和祛魅加入再造国学,一个仍声称信仰共产主义的政党使用孔子学院学术投资全球,横行于世。



                                         油画 3  彼得罗夫·沃德金:《幻想》1925

多元的美国梦,既包涵追求个人自由,逃离迫害、摆脱贫困,又有欧洲人对美洲原住民的屠杀和殖民,贩运贩卖黑奴,在全球扶持不同类型的专制和寡头政体,以维持世界霸主地位。对美洲原住民的屠杀和贩卖黑奴彼拉多洗手式的反省,富商和精英控制民主、总统特权、川普的美国第一、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及其变种造就了美国废托邦

中国仿照殖民美洲的美国梦,殖民西藏等地,中国公司仿照初期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利用国企公司特权逐步扩展为全能公司,投资伴随殖民扩张,支持不同地域的独裁政权,制造天朝统治世界中华爱国主义的习梦思。中国大量对其他世界投资、生态掠夺和产品倾销,加剧这些地域内部社会不平等和社会问题,压制这些国家人民的政治参与和权利,中华帝国正在超越许多老牌帝国。

普丁在苏共倒台后借助官僚体制、财阀、保守实力使选举沦为寡头统治,利用宗教偶像崇拜填补苏联解体之后困惑和迷茫的空白,制造的旧梦重温使世袭、裙带和寻租合法化。江泽民唱俄罗斯歌曲、胡锦涛展示《卓娅与舒拉的故事》,彭丽媛唱《红莓花儿开》,在苏俄乌托邦中召魂中国梦。

习近平的反腐效仿普丁测试俄罗斯权贵阶层的效忠,验收合格继续升官发财,缺乏效忠,没收资产,将资金分配给对他忠诚的官商手中。不同点在于中国不像苏俄的特权阶层以私有化控制了原来的国营企业,中国大企业仍在中共手中,习近平既学普丁直接剥夺缺乏效忠者的资产或将其下狱,又可以直接把他们解职或消权,重新获得对经济权力的控制。

中国梦吸收新旧苏俄乌托邦。对权力斗争、民族主义和个人境况改善的幻觉囊入集权梦境的中国梦中。建构政治神话的过程,将一个矮小斯大林变成高大的伟光正。宽衣的习近平装饰成晒古今中外书单的饱学之士。政治神话塑造是通过塑造魅力领袖和其偶像崇拜的双重过程, 魅力领袖的塑造通过附庸风雅和无所不在的权力崇拜。偶像崇拜,最现成的是领袖画像代替现有宗教的圣像,使现有宗教功效赋予领袖个人。塑造魅力领袖和偶像崇拜的过程也成为自我授权集权统治阶级的自我神话过程,以党的意识形态代替圣典或创造新的教义,持续和重复激发这类鸦片,兴奋和幻觉中,完成本体的世俗超越。

巨型代议民主制度和集权制度共同载体是帝国,资本成为帝国之间的桥梁和全球化博弈和共谋的媒介,形成了专制政权的权贵阶层与代议民主制度特权和精英阶层谋求全球霸权和特权的同盟。从国家形态而言,苏联乌托邦和美国梦都包含着帝国梦,苏联乌托邦到俄国寡头统治,与美国梦中总统特权、富商和精英操控民主有其共性,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互通款曲。习梦思的中国梦、苏俄恶托帮和美国梦废托邦,三梦合一,共享全球离岸资本的天堂退路

现代艺术表达的中国梦、苏俄乌托邦和美国梦更是难舍密友。吉姆•戴恩的绊脚石-约翰逊和毛泽东,两人涂抹的脸蛋、蓝色和粉色的眼线、唇红的轮廓、五星和黑心呼应。从维尼熊和跳跳虎演义的习近平和奥巴马,更有普丁、川普和习近平赤上身同骑一匹马的僵尸艺术。

                                      蚀刻版画  吉姆•戴恩: 绊脚石-约翰逊和毛泽东1967


一个试图恢复苏俄帝国辉煌的前苏联克格勃头子,一个试图统治世界的中共集权太子党习特勒,一个当前全球最强帝国的前商业帝国种族主义大亨,全球最大三个政治、经济、军事超级实体的竞争和共谋,分享全球范围的霸权和特权,世界处于更加野蛮和血腥的动荡之中,反抗需要更多的发现和创造。



刘晓波的抵抗-从民主墙到互联网

         刘晓波 : <我愿-养育·希望>, 《赤子心》第六期

刘晓波从出生到青少年经历毛时代集权制度的兴衰,独立思想始于挑战邓小平重塑集权制度的民主墙时期。自1978年起,刘晓波以文学和美学自我启明,实践和坚持批评自由。1989年,刘晓波放弃在海外安全发展的学术生涯,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实践公民抵抗。六四屠杀后,刘晓波将每一次牢狱经历自省为下一次继续抵抗的起点,揭示集权无所不在对人的塑造和异化,探索何以超越专制循环,摆脱人被奴役的状态。刘晓波的抵抗与民间纸媒出版和互联网传播密切相关,他实践的结社和集会权利旨在建立自主和独立的民间社区。

刘晓波抵抗之始,是在大规模人祸结束的后毛时代,民主墙的出现导致了中共陷入巨大的合法性危机,邓小平重塑新集权延续党天下的政治制度,经济上融于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对社会的控制采用防微杜的高压,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比重大幅增加,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全方位投资,这些国家的精英阶层与中国的官产学媒觥筹交错、利益交换,公享全球霸权和特权。

在江泽民后期和胡温时代,再次出狱的刘晓波借助互联网实践言论、集会和结社权利,被判十一年徒刑,诗人和他的妻子刘霞也被软禁。在习近平声称打通毛泽东和邓小平前后三十年的时代,刘晓波是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全球媒体直播下被中共谋杀、毁尸、并销毁证据,刘霞的自由被完全剥夺,身心备受摧残。如何对待刘晓波的遗产、刘霞的命运如何,标记着这个世界的走向。 

刘晓波的生命实践正如汉娜•阿伦特所说“无论面对何种现实,总要坦然地、专心地面对它、抵抗它。” 阿伦特所指抵抗的对象是帝国包括纳粹帝国以及苏维埃式的集权。而中共打通的毛邓集权也正是纳粹和苏联模式的混合体,其更大的背景是当下帝国主导的全面聚合权力和资本的全球化。刘晓波为这个动荡的世界留下了最重要的抵抗遗产。 

实践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 

从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刘晓波参与《赤子心》文学期刊的写作和编辑,积累了以杂志创造公共空间的经验。他和同道写作者以文学为起点和支点,认识自我、揭示当下人的生存状态,探讨文学、政治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在80中期和后期,刘晓波以美学探索和想象深化自我生命的意义,揭示知识人与体制的关系,实践批判自由,争取言论自由的空间。

1970年代末诗刊《赤子心》像当时其他高校的学生文学刊物,可以使用校系的油印机,刻板油印成刊,定期出版和组织相关活动,形成校园诗人、作家、文学青年的聚集空间。在一些刊物中经常刊载与官方风格不同的绘画与其作品呼应。这类刊物在高校之间相互邮寄与读者交流,形成了在中共检查制度之外的另类文学和话语,并生成公共场域。

1979年,十三个高校的学生文学刊物包括《赤子心》,共同创刊了新的刊物《这一代》。《这一代》 以“四五”运动作为一代人的标志,以反抗专制建构这一代的主体意识。 《这一代》实践跨地域结社,触犯中共控制社会最主要的禁忌,压制随着而来,导致这份季刊几乎腹死胎中,由于武汉大学办刊学生的坚持,首期终于以残缺版出刊和传播,这是民主墙时期跨地域结社的一次重要尝试,对后来跨地域的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和其它的跨地域民间组织或网络都有重要借鉴意义。

高校学生自办出版物与同时代的校外民主墙相呼应,形成可移动的活版印刷刊物。各地的民主墙更像是一本巨型杂志,汇集高校学生、城市工人、知识人所办杂志和其他社会阶层张贴的大字报,提供了社会各阶层的交流,共振互动的公共平台,直接挑战和绕过检查制度,成为民间自主集会的聚集地。各地民主墙作为连接点,构成了跨地域结社和集会的空间。

1979年底,中共全面镇压各地民主墙,高校也开始转入地方人大代表竞选,将民主墙的可移动民刊转变成为独立参选刊物。校园外民主墙参与者继续出版地下和半地下民刊,加之香港杂志和《中国之春》等海外刊物在大陆流传,可移动的民间出版和多渠道传播成为民间交流的主要公共场域。 

1980年,中共开始整肃文艺届。许多文学刊物对寒冬的隐喻, 在更被禁锢中寻找自由表达,与被整肃的作品如《将军,不能这样做》和《太阳与人》之间言说共振。《赤子心》的表达形式愈趋多样,其中刘晓波的作品更集中探索独立人格和自我担当。 

中共30年执政制造不间断的灾难,官方意识形态已经千疮百孔,集权宣传的调试钟摆从垄断释义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到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之间摇摆。中共为应变其意识形态的破产将一些流行的伤痕文学转化为宣传样本,寻找知识界的合作。这类宣传模式通过解说苦难,回避灾难与中共制度的关系,将个人亲情和伦理移情于专制,沉醉于苦难中的幻觉激情, 将集权抽象为对母亲的矫情,祖国成为滥情的寻根之源,怀旧和矫情成为浪漫容纳暴政的温床,制造了热爱祖国与忠诚集权不可分割的幻象 。

这种宣传配合“清除精神污染”,锁禁知识人紧箍咒并与实施更系统的检查制度结合,成为中共在镇压民主墙以后, 以现代化的宣传、合作、检查、和镇压结合控制社会的主要手段。而同期的美学、文学、哲学、物理学、新闻界和出版业等领域的有识之士反击和解构这种专制现代化的紧缩围剿,不断突围。

对比1957年上半年的美学讨论,1980年代中期的美学讨论直接从中共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中突围。这时的知识届更主动拒绝接受中共1950年代模式的思想改造,扩大挑战官方设限范围,使官方的检查制度漏洞百出。美学的讨论也可以通过官方或半官方的渠道的传播延伸到到各地的大学和都市的工厂,美学和文学通过纸媒的转播以及讨论会转换为与政治相关的讨论场域。这些讨论获得了更广泛的社会阅读和回应。

刘晓波在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召开“新时期十年文学讨论会”的发言-《新时期文学面临危机》, 从学界的讨论直接在《深圳青年报》 出版。这类非主流的言说通过其他不同形式的复制和传播, 利用官方、半官方渠道,形成灰色空间,广泛讨论和多种解读文学、美学和政治、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关系、知识人的角色和批评自由,对几代人在集权下的解魅和去昧产生了重要影响。

1986年是刘晓波公共演讲文学和美学最为频繁的一年。这一年末,他受到邀请到北大发表了关于美学和文学的演讲。 在问答期间,不同意刘晓波的学生对他大喊,“刘晓波,我想揍你!”刘晓波大声回应:“上来…..让我们辩论,我不赞成你所说的,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场内从初始间歇的嘘声和哗然,到喝彩和掌声。 

1980年代形成的评论空间,多途径复制和传播途径。对掌控话语者的反抗,实践批判的自由,这与五四新文化运动也有相似性。刘晓波的博士论文深化他前期办刊、创作和公共言说,通过文学和美学对自由的追寻、空间的想象、路径的抵抗,雕刻生命的意义。  而他的博士论文答辩将狭窄的学术议题转成公共议题,答辩会的讨论延伸到对人之当下处境的讨论。

1988年到1989年4月,刘晓波在海外游学,他在《解放月报》等境外报刊发表更直接清晰言说中国当下制度和如何反抗。“民族劣根性,诸如「愚忠」、「群体至上」、「平均主义」、「民族主义」等等。但是,就中国的现实而言,所有这些都可以归结为这样一点:即不能从专制主义的内部来寻找否定专制主义的力量。”  

创造结社和集会空间

刘晓波回国参与了1989年民主运动,在北师大、广场和广播车讲演,戒严后组织和参与四君子绝食。当戒严部队在北京街头屠杀和平示威者后,四君子和许多参与者在天安门广场坚持非暴力抵抗,戒严部队包围了广场后并准备使用任何手段、不惜任何代价定时清场时,四君子与军队谈判,劝说广场数千名抗议者撤离。

六四屠杀后,刘晓波被关押二十个月。1991年,刘晓波出狱后,被大学开除,他的作品被封,生存和抵抗的空间被大幅度压缩。随后的二十多年,刘晓波为海外十几个刊物撰稿并出版书籍,参与创立境内网上论坛和境外网上刊物,联通了内外抵抗空间。

刘晓波第一次出狱后,短暂访问海外,这是他在六四以后唯一一次可以在海外旅行,以后被禁止出国旅行。自1990年初,在邓小平的防微杜渐消灭于萌芽中的维稳体系下,对一个实践言论自由和批评自由,坚持留在极权统治下抗争的战士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继续在这种集权统治下,再创各种不同的空间,而空间的创造和扩张依赖于实践集会、结社和言论权利。

蒋培坤是刘晓波博士论文的答辩老师,也是天安门母亲的创始人。刘晓波第一次出狱后,丁子霖和其他天安门母亲成员寻访和调查六四死难者是刘晓波 忏悔、反省、再寻抵抗路径的起点。这个阶段,刘晓波参与的异议群体发言看似上书,实际是对社会发言,也是一种扩大网络的方式。

八九后,民间聚集空间被大幅限制,民间的聚会场所经常改在旅店、饭馆、朋友住所或公园。

刘晓波参加的聚会我也去过几次,最长一次是刘晓波和周舵1993年最后一次去国后转辗回到北京,通宵畅谈,谈他们在海外见闻,评论不能在大陆出版的书籍。最后一次会面是1996年8月底在深圳的饭店,刘晓波提议每人讲一个笑话,一位讲到邓小平、江泽民和李鹏坐同一辆车,路遇一个丁字路口,邓小平指示打左灯向右转。刘晓波评论中共左右通吃。另一个笑话是里根、戈尔巴乔夫和邓小平给上帝打电话,询问上帝何时他们各自的国家可以实现民主。  刘晓波当时对这条笑话没有评论。聚会结束后,刘晓波问我当地是否有可以言说并行动的人,于是有了与王希哲在广州兰圃见面和联名发表的《双十宣言》。宣言发表,随即刘晓波被拘留而后被判劳教三年,王希哲被迫流亡。这是六四后到《零八宪章》之间刘晓波坐牢最长的一次,刘霞一次次乘坐“集中营的那列火车”…

1999年,刘晓波再次回到大监狱后,更多的社会问题彰显,社会分层也更明显,知识界也更加分裂。刘晓波以匿名方式和王朔的对谈《美人赠我蒙汗药》是在更为冷漠的消费环境,借助灰色渠道出版的书籍。这种空间已经不像1980年代,言说转瞬即逝,很难形成对公共议题持续讨论。从不避席畏闻文字狱的刘晓波,以他的政治评论开辟新的空间,他的时事评论,将集权体制利益集团、虚幻盛世和民间抵抗记录于笔下,传播网上,转为持续的公共议题。

刘晓波的言论只能通过网络发表,不像八十年代观点对立学者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和辩论。在 纸媒到互联网转换时期,反对党和地下杂志、有批评意识的学者刊物、从官方空间突围的媒体、新生成的灰色空间、独立社区、独立媒体,在多数时间未形成广泛的讨论旋即被压制或消灭。独立民间社会成长依赖与连接不同的抵抗以及使用不同形式的突围。刘晓波批评当权者的专制,支持与自己观点不同的其他民间人士争取权利。  这是他连接碎片化社会阶层和族群的轨迹。

刘晓波看似惊世骇俗言论,实际承继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一些学者的主张,如他主张中国需要实行类似香港的三百年殖民地。提供以他者为模式摆脱中国长期专制和中华帝国法西斯化的方案。新文化运动中全盘西化和刘晓波的这类言说是互文解读改变循环专制制度和变革社会的一种方案。鲁迅对这类言论评价颇为中肯:“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如从自主抵抗角度辨析刘晓波的这类观点,应从被压迫者何以被压迫,压迫制度的根源和如何运作,如何通过被压迫者的自我教育,实践自主抵抗。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是对中国人的专制千年坐稳奴隶的民族主义的反抗,从外部借力。然而从全球数百年帝国和殖民的历史而言,借助另一个帝国(无论这个帝国是否民主)的殖民实现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化,是对历史的误读。当下更迫切面对问题是,中华集权帝国和其他强大帝国霸权操控全球资本,共谋分赃。以资本和实力政治主导全球化的模式不变, 民主国家不能消除制度中的特权、人民不能有效和直接参与重要的公共事务,强大集权国家的统治利益集团与目前民主体制中的特权和精英阶层进一步合作,当下民主制度被集权制度将逐步演化,距离进一步民主化愈行愈远。

自主抵抗不是借西山老虎打东山老虎,或反其道而行之,借东山老虎打西山老虎,而是在全球范围内把所有老虎关进笼子,否则人类只能继续在不同类型的野蛮和强肉弱食之间跋涉,寄希望于各种权力者,被压迫者并不能根本改变自己被奴役的命运。本雅明揭示自甘于奴役和统治者的关系:“一切统治者都是他们之前的征服者的后裔。因而寄与胜利者的移情总是一成不变地使统治者受益。” 因此命运自主和摆脱奴役的抵抗,只能是既抵抗集权又反抗帝国。

最值得重视的是刘晓波的博士论文最后一章提出摆脱人被奴役的无望——“即使徒劳,也要抗争”。2000年之后,对林昭抵抗的回顾成为民间自主抵抗的重要资源。刘晓波以林昭的抵抗为借鉴,实践当下抵抗,建立民间社会抵抗的主体,依靠民间自主和自觉的努力,改变政权和政治。 如同林昭的抵抗,刘晓波将自己不断放入直面强权,在反抗中检验自己,在抗争中反省,这是刘晓波和所有以生命抗争人士对这个时代的启明。

刘晓波参与创建了独立中文笔会,实践的结社自由也扩展了大陆言论自由的公共空间。笔会的成立行使结社、集会和言论权利,这是一次更大范围跨地域的抵抗。刘晓波参与救援狱中作家、反对文字狱以及对中国独立作家的支持,实践言论自由和人道主义,建立了跨国界和不同代际共同抵抗的模式。

刘晓波参与的《零八宪章》初始是一个有一定程度的开放平台,以不同层面的政治主张连接碎片化的社会群体和不同民族,对《零八宪章》的讨论和批评也体现民间社会的活力和多元。《零八宪章》的传播也体现民间出版多样性和可移动的特点,这些特点是共同抵抗集权、保持民间社会自主最重要的持久动能。中共恐惧刘晓波征集《零八宪章》签名,更惧怕中国民间社会滚雪球式实践集会和结社权利,以及中国民间抵抗与全球抗争结合-埋葬集权和帝国。

精神家园

刘晓波与刘霞的诗文和友人的通信,探索和建构自己的精神家园。在被监禁时,刘晓波的阅读、思考、写作和言说是他留给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抵抗遗产。刘 晓波与刘霞的书信往来是在专制现代化中,人抵抗异化,如何生存和抗争, 实践审美生命和心灵超越禁锢。

抵抗极权不仅仅是持不同政见者,而更是持不同生活见解者,创造超越与集权制度加诸禁锢或潜移默化的影响,创造尊严的生活方式、能独立思考和行动。

刘晓波在狱中最后八年在牢狱中不停自省和反抗。刘晓波和刘霞建立的精神家园,诗歌、摄影和家书,是直面强权,抵抗野蛮,实践的自由和美学。 被软禁的诗人和摄影家刘霞和刘晓波共同创造了“崖山霞波浩无涯”的精神家园。

刘晓波坚守抵抗,黑暗中点燃自己,向死而在。



本文首发《民主中国》


科尔宾与英国年轻一代

首发立场新闻,见以下链接,下文略有修改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7%A7%91%E7%88%BE%E8%B3%93%E8%88%87%E8%8B%B1%E5%9C%8B%E5%B9%B4%E8%BC%95%E4%B8%80%E4%BB%A3/

2015年英国大选,工党领导人杰雷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赢得近70%年轻人的支持。科尔宾唤起了一代年轻人参与政治的热情,他们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改变自己的命运。

科尔宾长期从事社会运动,追求社会正义和平等坚守原则,保持政治誠信
在这次大选中,科尔宾不断被主流媒体和保守势力攻击,然而他在竞选中坚守理念,有效竞选,使工党这次得票率比上一次大选增加了9.5%,获得自2001年大选以来工党最高的得票率41%,只比保守党少一个百分点,这也是工党自1945年克莱门特·艾德礼赢得大选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而这次大选标志着工党彻底告别布莱尔的影响。从2015年,新加入工党人数剧增,从20万,迅速增加到这次大选前的65万。这次选举后,工党成员增加到80万,成为欧洲最大的既有社会主义理念又有民主原则的劳工政党。

这次选举不仅使保守党赢得议会压倒多数的美梦破产,而且使保守党在议会中的席位未过半数,不能单独组成政府,联合政府将处于难产和动荡之中。在大选三天后,工党的支持率继续上升,已经超过保守党。

这一代英国年轻人大部分感同身受日益加深的社会鸿沟和更加匮乏的社会正义。2010年大选,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形成议会多数,组织联合政府,仅一年就违反自由民主党不涨学费的竞选承诺,大幅度提高大学学费,同时开始实施紧缩公共开支。随之,数万学生和反对紧缩的抗议者上街示威,十几位示威者被打伤,约百名示威者被捕。

2015年大选,保守党吞噬自由民主党大量支持,在议会中获得超过半数席位,组成政府,开始实施更为严厉的紧缩政策。从2015年年以来,政府对公共部门实施紧缩,导致全民医疗质量继续大幅下降,有人死在等候就诊中,使用食物救济机制(food bank)的人数愈百万,无家可归人数以数倍幅度上升,有四百万儿童生活在相对贫困中。

从撒切尔、新工党布莱尔到现在的保守党政府,对内共同的轨迹是新自由主义的劫穷济富。尤其金融危机之后加速这种倾向。他们对外的政策也基本相同,加入美国的全球霸权,维护没落英帝国的特权,将英国拖入美国每一次对外战争,并向新崛起集经济霸权和政治极权的中国独裁者叩头。

科尔宾的工党为年轻人带来变革的希望。现在的工党强调社会平等,主张增加全民医疗体系投入,增加医生和护士数量,防止自撒切尔时代以来,尤其是2010年以来保守党的紧缩政策和私有化导致全民医疗质量每况愈下。

在教育方面,科尔宾承诺反对保守党的基础教育政策导致社会阶层鸿沟加深,为所有的学生提供足够的师资和有质量的教学,同时再次提供大学本科免费教育,并提供学生上学期间的生活资助。科尔宾主张教育由本地社区控制,而不是由财团控制。

工党主张对所有老人提供养老保障,反对保守党针对中下收入阶层的老人以他们的房产作为抵押,换取对他们的照料科尔宾也将废除限制劳工权利和有利雇主剥削工人的零时合同,提高最低工资,增加公共住宅, 消除贫穷,减少无家可归者。科尔宾也承诺提高被保守党缩减的公共安全开支。

科尔宾的工党的上述开支预算主要通过增加大公司税收解决。英国目前大公司的税收不仅比北欧国家低很多,而且在工业七国集团中最低。保守党拒绝提高大企业税收,其理由是增加对大公司征税导致这些公司离开英国,英国将丧失更多的工作机会和税收来源。但是大公司是否离开一个国家不仅取决税收的高低,而且更重要在于优异的公共设施和服务、安全保障、法治,以及教育和职业水平等。德国和日本都比英国对大公司的征税高不少,但并没有大公司离开。而保守党大量缩减经费,造成公共设施、服务、安全下降。而减少教育投资导致至少一代人教育和职业水平下降,直接导致近年来工人生产效率停滞,现在英国工人效率不足法国、德国和美国同业者的五分之四。


如果说科尔宾的工党上述主张是劫富济贫,而不是保守党和新工党的劫穷济富,那么对铁路、能源、邮政等与民生相关的部门重新收归国有更是制度上的变革。这些基础设施的建成来源于全民税收,属于国有部门。但在撒切尔时代将这些部门私有化,这些部门获利主要进入私人腰包;出现亏损,要求政府提供优惠,同时将损失转嫁给消费者,而这些部门总体服务质量下降。这些部门重新收归国有有助于消除特权经济、保障民生。

科尔宾还主张建立地区投资银行,增加地区基础设施投资,使用环保能源,消除地区差异,这些政策不同于1970年代工党消极保护传统工业的政策。这次大选在工党和保守党白热化竞争的选区,许多绿党支持者将票投给了工党。

在外交上,科尔宾与撒切尔、布莱尔截然不同,他主张抛弃英国恃强欺弱,不折手段获利的外交政策。他也倡导全面检视反恐越反越恐的政策,制定以人权作为核心的外交政策,实施国际法约束霸权。但英国长期依赖全球超级帝国和资本体系,科尔宾在工党和英国政治中处理这些问题中能否超越自身局限和坚持原则也仍需观察。科尔宾2015年在英国与习近平见面时,提及人权问题着重于英国钢铁工人的失业问题。 全球资本、帝国和极权日趋关联,对恪守民主、人权原则和有政治誠信的政治家有不间断的考验。

相较而言,保守党的竞选纲领没有任何新意,继续维持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英国公投脱离欧盟后,保守党成为英国独立党硬脱欧的代言人。今年四月地方选举中,保守党将英国独立党大量支持者拉入保守党阵营,大胜工党。以这次地区选举为计算模型,保守党将在大选中获得超过工党200个议席,在议会中获得远超过半数的绝对多数。于是首相特里萨•梅打破不在2020年前举行大选的誓言,决定八周后举行大选。

但是托利党无视几十年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社会积怨和对保守党的反抗,蔑视年轻人要求变革的愿望。而科尔宾的工党提出的政纲恰逢其时,以具体可行的政策逐渐使越来越多人接受,无力感的年轻人看到了变革的希望。

科尔宾常年从事的社会运动,工党基层党员信任他的政治理念、判断和誠信。年轻一代活动人士为他的政治纲领所吸引。人民动力(People’s Momentum) 成为上万名八十后、九十后活动人士组织活动的主要平台。他们在数百个社区建立基层组织,与同龄人和父辈一起学习历史和辨析现状,自我教育,频繁组织政治活动,获得反抗代议民主中特权政治的方法和能量。

人民动力和工党基层党员帮助科尔宾在2015年与布莱尔派竞争工党党魁,科尔宾以压倒多数的选票获胜。2016年,工党在议会中的布莱尔派不停使科尔宾影子内阁陷入危机。科尔宾再次迎战布莱尔派的挑战,虽然布莱尔派取消了五万名2016年初加入工党成员的选举资格,但是科尔宾仍再次高票当选党魁。连续两次工党成员平等的直接选举,不仅促成工党近一步民主化,而且为英国政治变革打下基层。

这次大选人民动力与有一百多年劳工运动经验的工党合作,利用基层网络、拓展培训和小额众筹方法聚集支持者,动员数百万年轻人说服他们的父辈,不要相信保守党无稽之谈-指控科尔宾同情恐怖份子和没有治国能力。年轻人告诫他们的父辈,如果将票投给保守党,这一代年轻人的未来将彻底被保守党毁掉。

科尔宾与民众互动引用雪莱的诗你们是多数,他们是少数!”年轻人将选举作为改变自己命运参与变革的重要机会。保守党最后竞选时对科尔宾老调重弹,年轻人立即集体反击:“我们确实想让科尔宾成为我们的首相。如果投票日我们都投工党,我们的希望就会实现。”

198910月,莱比锡人民抗议东德共产党专制政府,齐声高呼“我们是人民”。香港年轻人以“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的精神继续雨伞运动。英国不少主流媒体和保守党蔑称年轻一代为雪花一代,年轻一代通过6月8日的大选,百万雪花成为雪崩英国社会特权的一代,改变已经开始。